一条鱼。

浪里个浪打浪

【Overwatch/R76】“又到这个时候了?”

今年的万圣节贺!虽然在各个墙头四脚劈叉,但我还是清楚自己的基本盘!【不你闭嘴昨天半夜鸡血作画三个小时,结构错误此起彼伏,光影错误罄竹难书

又及,这张真是神了,不论是微博还是lft,光影变化的细节都损得仿佛一场地质灾难

【玛拉兹英灵录】

—Kurald Galain古国,Forulkan战争结束第二年,春。希尔卡斯小王子靠在门廊旁,与朋友聊起另一位友人的婚事。一群小狗在他们脚边跑来跑去,狗毛在空气中到处飘荡。日光像泉水般温暖,他们尚不知怎样的严酷在前头等待。

—Letherii大陆,伯恩女神沉睡前两万九千年,KCCM战争的最后一日,天空阴暗如泣。黑暗女神的第三个儿子,希尔卡斯·如因领主的双剑和大半盔甲都已经粉碎,而他的39万同胞埋骨异乡,余者已是强弓之末。他只能就这样站在高坡上,俯瞰着,沉默着,等待着。等待着那把向着他背后而来的匕首。

曾经春日中的友人们,他已经杀死了其中的一人;直接或间接,其实并没有区别。

而另一人即将背叛他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——那一群小狗们,最后长成了,那啥,阴影猎犬。对,就是卷一想咬死瑞克的那一家子……

怪不得瑞克对阴影猎犬那么熟,这他么是你弟搞来的狗啊……你下手就砍死了两条啊不合适吧……

以及,什么设计,什么盔甲,什么tonic,我一个精罗,罗马就完事儿

【玛拉兹英灵录】龙之套牌,黑暗神殿牌组,黑暗骑士。

是无星之夜的灵魂、混沌的叹息。是这个世界的刀剑与盾垒,是我不朽的明月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终于可以发了!和友人的书店做的安利活动。近期于唱咏传奇 书店购买任何书籍或周边,留言说明是【从阿巴那里来的求大领主玉照】,即可获得上面这张画卡。

与此同时,近期Brandon Sanderson的《飓光志》系列第二卷也已经出版,玛拉兹没有中文版(卷一那中译约等于没有),但飓光志是近年来较为罕见的、原作和翻译质量都十分过硬的作品,这里也放一下购买地址。购买这套也可以索要大领主玉照~

我来repo一本自印本……实在是太震撼了我已经吓哭了……

是大树施它活太太的盾冬和锤基本……精装……不知道封面是什么纸但似乎是金属质感……页边滚银……内封的用纸我也认不出来……内封烫银……内页超多彩图……

它……仿佛是一笔纸质的预算……在我的手上燃烧……

主催 @活活骚死的 太牛逼了好吗!!太牛逼了!!

#FlowerNO.5 斯 提 克 斯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styx,冥河第四河,守誓河。以其名发下的誓言无法废弃。

【玛拉兹英灵录】黑家三兄弟的关系,大致如图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话说Silchas真的是超让人心疼的角色。卷七我还在想算了吧Silchas不要钻什么复仇的牛角尖了,复仇从来不会有好下场啊Scabadari这傻逼不值得啊,有这时间跑Black Coral去喝空你哥的酒窖不好吗,省的你端着杯掺水的酒精宝贝得不得了……然后等我看完前传,Silchas请记得把血眼这傻逼碎尸万段谢谢

倒不是说前传里血眼坏到十恶不赦……而是前传里他们关系太好了。被如此重视、如此依仗的朋友所背叛,背叛的不只是自己,而是全族,实在太伤了……

血眼曾经跟他说,就算和你肩并肩死在一起,也没有什么遗憾。this wish lasts for eterntiy。

当时Silchas随口说了句,话不要随便讲,Eternity has teeth.

啊。Eternity has teeth, teeth so sharp. 

【玛拉兹英灵录】瑞克施法姿势。虽然他和他弟Ruin两个宗师法,全都喜欢近战。

瑞克还贡献了苍白城外一场导弹雨,他弟直到逼急了(AKA逼到不耐烦极了)才挥手揍人,作为兼具上古黑暗和上古龙的双法还不用读条,你们到底为啥这么讨厌用法啊!

另,复习了前传,发现瑞克前传里带臂钏,臂钏上雕刻着家徽和他的信印。书里是银臂钏,行吧,黑皮带银钏,可以啊,你是要美死是吧。

我觉得黄金也可以美死

【玛拉兹英灵录】讲一点黑家这俩少爷的故事

因为画了很多他俩,我猜大家干吃图也没啥意思,还是写写他俩间怎么回事,给大家铺个背景板。

反正Fall of Light国内大概应该也没有多少人会看,毕竟Karkanas三部曲的排序还在十卷Malazan正传之后。所以我就剧透个底朝天吧。

正在看正传、或者有志于看前传的兄弟姐妹们绕一下道哈。Malazan最好还是按照出版顺序、正传看完再看前传,因为正传里这俩兄弟都没有POV,被旁观者、史学家、友人和敌人各种正解误解,读者以为他们是这个样子,但是翻开前传后发现他们其实曾经是另一个样子,这种剥洋葱壳般的酸爽,还是值得体会的。

So, let's start.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一般在玛拉兹英灵录里提“黑家”,意思是Tishe Andii族(中译黑暗精灵提兹·安迪——来自神奇翻译月花园)和他们崇拜的黑暗神殿;但我们今天讲的是神殿形成之前的前尘旧怨。

在那个远古的岁月里Tishe Andii还都是凡人、不是正传里的不朽种族;魔法还没有明确的概念,但hust矿和vtr草原这种高魔产物遍地走,大家都不知道是个啥原理反正能用就是了。Tishe三大族,Andii, Liosan, Edur还没有分裂,大家都是金肤黑发的高挑美人,形成了同一个王国Kurald Galain。

这一切破事儿的起源是这样的:Kurald Galain的旧王在战争中失踪;旧王的姐妹在情人Draconus——一位装成Tishe的古神——的支持下,作为新王登基。

但一部分战功在身的军阀不满Draconus作为情夫摄政,叛乱胁迫Draconus下台。此时的Anomander和Silchas首先是女王之子(且不说Anomander还位同王太子),其次都是Draconus的私人朋友和政治盟友,所以一致是站女王的,准备直接就内战得了。

但是女王圣母了,不同意发动内战。Anomander本身是个手腕很彪悍的人,但女王甚至不允许他以“叛军”称呼对面,他气到干脆担子一撂和Caladan走了。另外一方面,Draconus不下台,连国内的大贵族都争取不到(我就奇了Draconus你一个堂堂摄政怎么政治关系搞到这么烂,这两个王子也常年diss大贵族但至少还会装)

所以在这种两难下,Silchas自己一力负担着Karkanas都城内的所有事情,一方面拉着一群牢里放出来的罪犯重建了Hust军团(Hust军团曾是王子侧的基本盘,结果被反派宴会上下毒……几乎整个军团就这么没了),一方面想劝Draconus下台;Draconus一走王子侧就有了大贵族支持,对面也师出无因,很可能不需要内战了。但Anomander在明知女王和Draconus真心相爱的情况下,认可Draconus留下,愿意为了他们而战斗。

总的来说,前传就是反派角色的狂欢,正派角色憋屈到死。Rake快给憋出抑郁症,一票人一面因为讨厌他弟弟所以想逼他回城,而他弟骂他懦夫。而Ruin快给憋出狂躁症,Karkanas只有他一个正经管事儿的,两个最好的朋友都在敌方,他哥在外面不知道干什么,他还总被人怀疑要篡他哥的权。

然后比较讽刺的部分来了。得知Draconus决意留下后,大贵族在战场上就地反水;胜利无望,Anomander直接交旗投降了。而Hust军团这一群残兵走卒,反而和Silchas一起打到了最后。

更讽刺的是,TA王家传统似乎就是莫名其妙和古神搅到一起,古神三巨头Draconus、Caladan Brood、Grizzin Farl分别是女王的情夫、Rake的血盟和Ruin的密友,而Grizzin Farl又和Caladan关系很好,偷渡Ruin的消息给Caladan,Caladan再偷渡给Rake……你们兄弟两个靠妯娌维系信任的吗???

大战时Caladan正在Anomander身边,只需要Rake点头,就可以直接魔法轰平叛军。但malazan世界观下Caladan的魔法是核弹效果,所以Rake宁愿投降,也死活没点这个头。

Silchas日后指着他哥鼻子痛骂的原因之一,就是那句“我一步都没退,而你投降了”。当然黑家和Hust军团后来满门英烈气壮山河,这句一步不退又会有很多新的解读。

但其实更有意思的是,后来又很多乱七八糟别的事儿过去,Draconus脑子终于疯球了锻造了Dragnipur以后,是Anomander杀了他。Silchas事后反而会暗搓搓地评论,哪种儿子会去揍母亲的情人啊?当然他说是这么说,别人问你觉得杀了Draconus这事儿应该后悔吗,他:有个屁好后悔的。

……那么,黑家三王子里的Andarist在哪里呢?

Andarist:让这俩疯球作去吧。别cue我。

两俩疯球都认为Andarist是他们中最好的那个,best of us three。因为Andarist是个真的“无辜者”,温柔地爱着所有人,不愿意做伤害任何人的决定,他的双手不沾血,他知道放弃的后果,但也某种意义上,勇敢地接受这种放弃。但Anomander和Silchas都是,我活着这一口气,就要做我自己的选择。而选择意味着后果,意味着伤害没有被选择的那群人。Anomander看得长一些,选得更好一些;而Silchas没那么幸运而已。

混沌以星光之色在Rake的血脉里驰骋,所以他降服众魔也慈悲六道;而Ruin就只是Ruin而已,一个白化病人,不管Tishe三族怎么分化,TA黑,TL白,TE灰,他都永远是雪的肤色、血的眼睛。

连反派阵营都说,Silchas不知道什么是“忠诚”,所以也不可能被买通——他也不知道什么是“背叛”。他就是他自己而已。

所以尽管经常选反,但这对长兄幼弟反而是能够互相理解的。Endest后来对Rake说,Silchas是个不值得原谅的人,结果Rake说我原谅他。K婶跟Rake说,Silchas是不会原谅你的,结果Rake又说,他会原谅我的。

就像所有人都不敢想Scara Bloodeyei当年背后捅Silchas的一刀,其实Silchas是早就预期到的。这是Silchas从不说出口的秘密,Rake一清二楚。

真的是,非常、非常迷人的兄弟关系。爱和恨,忠诚和背叛,国与家,到头来,一个人和另一个人不同的信仰。

……而长兄太耀眼了是真的讨厌。几乎同时认识他俩的每个角色都要把Silchas跟他哥比,但Silchas自己从没想着活成他哥,实际上,某些情况下他还挺瞧不起他哥的。真正想活成Anomander、却一直不能成功的,是光家的Osseric……这又完全是另一个故事了。

有点干,感谢看到这里的朋友哈!